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91章 破阵

作品:狂暴武魂系统|作者:流火之心|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09 00:26:33|下载:狂暴武魂系统TXT下载
  “天乾子,龙轩纵然有再多不是,毕竟乃是我不朽皇朝的皇族嫡脉,岂能容你以大欺小,随意擒下?”

  未待天乾子的暴喝攸落,这边代表不朽皇朝来临的宿老龙梓纹便已沉下了脸去,厉声反驳。

  他虽与赵枫和私怨,但在这种场合下,不朽皇朝的皇族颜面,却还是必须维护的,哪怕仅仅只是做个样子,走个过场。

  “梓纹道友这是说的哪里话?龙轩包藏祸心,构陷本尊,欲要祸乱第六宫,本尊莫非还拿他不得?大不了不伤他,回头交由联邦监察院公审便是了!”

  “此外,本尊乃是乾坤大能,岂能亲自出对付这么一位小辈?”

  天乾子似也看出了龙梓纹的敷衍之意,淡笑了起来,一指身后的一位蓝袍青年便接道:“此战,便由谷道子出战便是了,同为新进后辈,修为亦皆在黑洞境,这总没问题了吧?”

  “这个……”

  龙梓纹皱了皱眉头,似陷入了沉吟,但赵枫却一眼便看了出来,这分明是腥腥作态,明摆着顺水推舟,不欲再插过问此事的节奏嘛。

  他当即便冷哼了起来,也未点破,却是撇嘴露出鄙夷之色,任谁都能看出其意所指,龙梓纹老脸微微一烫,故作未见。

  见他未再言语,一众来自第二宇宙的联邦各族高层们暗冷笑,其迈步排众走出,位于众强者当首的那两位乾坤大能之,来自银冀族的银袍老者轻哼一声,未去理会天乾子,转首便向赵枫看了过来。

  “龙家娃娃,就冲你这脾气颇对本尊胃口,今日若是你能将那死亡星漩内发生的一切全都细致地说出来,为本尊提供些许珠丝马迹,本尊必保你无恙。”

  “纵有争执,本尊也能保证将你交由联邦监察院调查公审,绝不让你落入奸人之!”

  “如此当谢过前辈,不过,凭他十绝第六宫,怕是还留不住我,就不劳前辈操心了。”

  拱了拱,赵枫仍旧是一脸云淡风轻之色,毫不在意,竟直接婉拒了这位银冀族乾坤大能的好意,见对方闻言皱眉,他当即便又接道:“至于那死亡星漩内的一切,晚辈确有所见所闻,自当如实坦言!真相,是无法被永远掩盖的!”

  “当日避入那死亡星漩的所有战舰,包括其内的星空强者,确实全都陨落了,唯有晚辈以及……天乾子的吞噬分身!”

  “那死亡星漩之孕有一颗晶体大蛋,通体为吞噬源晶,我等进入其间后,或是因为天尘子元神已然进入蛋体的缘故,巨蛋顷刻炸开,一具晶体躯身显现出来,睁开了双眼,施展吞噬天赋,当场将所有的战舰撕裂,舰舱内坠出的所有强者都被汲成了人干。”

  “而晚辈之所以被留下,你们也都看到了,乃是天乾子为了化解危所准备的阳谋段,毕竟,为了孕育他这具吞噬分身,整片广袤星域都化为了死地,实在大干天和,此事,他怕闹大,所以,晚辈才逃得一命,被那具吞噬分身擒了下来,踏入单向传送阵,回到了第六宫。”

  “哦对了,他还有一个后备段,那具吞噬分身的形貌,这老家伙竟特意变化成了晚辈的样子,显然是准备事情暴露之后,将脏水泼到晚辈身上来,这一点,却是必须提前说明的!”

  这番话语真有假,假有真,只要赵枫的吞噬分身没有被擒下,谁都无从知晓真正的真相。

  但很显然,所有的人,此刻都偏向于相信赵枫的说法。

  甚至就连天乾子身后那另外九宫的高层,都纷纷皱起了眉头,神色不悦,显然在怪责天乾子对他们有所隐瞒,吞噬分身明明已经到,却说是被龙轩夺了去。

  “原来如此!真是好大的笔啊,竟以一整片广袤星域的陨灭为代价,仅只为了孕育你的一具分身而已,天乾子,你不怕引起众怒吗?”

  “外界早有传闻,那天尘子在第六宫身份尊高,远非少宫身份可比,疑似天乾子的一具分身,看来已经被证实了,这具分身内的元神,便是他为那具吞噬分身准备的。”

  “没错,难怪当日天尘子悍然自爆,毫不犹豫,原来那具肉身早就是可舍之物,后来元神也确实冲入了死亡星漩。”

  “连龙家小娃都能通过传送阵来到第六宫,天尘子岂能不知?今日为何不见他现身?凭你天乾子乾坤大能的段,为少宫重塑肉身又算得了什么?分明是元神已然入驻那具吞噬分身了。”

  “速速交出……”

  ……

  随着这一句句话语自第二宇宙联邦各族高层们口传出,赵枫的说法,算是彻底被坐实了,有理有据,合情合理,天乾子便是百口,都已难辩!

  “噗!”

  “黄毛小儿,你血口喷人!”

  “还愣着干嘛?再不出,本尊当场将你轰杀……”

  “气杀吾也!”

  赵枫这招倒打一靶着实将天乾子气的够呛,就连身侧的其它九宫高层都生出了狐疑之心,此事实在憋愤,他险些被气的当场喷血,立刻就咆哮了起来。

  最后一声怒吼显然是对那位蓝袍青年所说,后者身形一颤,再不犹豫,抬便已冲出,直取赵枫。

  “哗……”

  黑洞九阶大圆满的修为之力如同乍泄的巨瀑,自蓝袍青年体内涌出,瞬间化为一道百丈左右的神术大,铺天盖地,向着赵枫当头拍落。

  “轰隆隆!”

  与此同时,巨峰之巅的上空亦再次传来凛烈的雷鸣之声,十绝第六宫护宗大阵竟在这一瞬响应般绽放无形的大阵威压,向着赵枫压落。

  看到这一幕,对面有几位宙光境的联邦各族高层立刻轻呼起来。

  “小小黑洞境的六宫后辈,怎能有如此段,竟能引来护宗大阵威压相辅?这至少也得是副宫主才能拥有的权限!”

  “太无耻了,天乾子,你敢说这蓝袍小子不是你的另一具分身?黑洞九阶大圆满对人家黑洞一阶,竟还暗施如此段,真不知脸是怎么长的!”

  一听这话,赵枫顿时恍悟,难怪天乾子敢遣出一位黑洞境对付自己,他怎能不知自己连原点境都拍死过?

  闹半天竟搁这儿等着呢!

  一念及此,赵枫当即冷笑,缓缓抬起了左臂:“不就是个破阵吗?敢插作弊,本皇子一箭轰了它便是……”

  破阵?

  一箭轰了便是?

  听到这些话语,四周的强者全都一怔,神色变的古怪。

  赵枫口所说的这个破阵可是十绝第六宫的祖地护宗大阵呢,便是和不朽皇都不朽星的星辰防御大阵,威能估计都弱不了太多了,到了他这里,竟叫嚣着一箭便能轰破?

  这绝对不可能,没有人当真,一些强者反应过来后,已经纷纷撇嘴,其几人更是讥讽般哧笑出声。

  与此同时,赵枫高高抬起的左臂前端,亦是光华陡然一炽,一柄能量形态的金色巨弓毫无征兆地出现了,弓胎正被赵枫握在掌,整柄巨弓造型古朴而狰狞,弓胎分明是两具类人生灵的躯体,被赵枫握于掌的是他们相连的足部。

  而连接能量弓弦的处在,则是这两具类人生灵怒张的阔口……

  “嗡!”

  随着金色巨弓显现,弓弦正金芒一闪,一枚光华炽盛的金色能量箭矢迅速凝聚,引箭开弦间,一股凌厉到极致的无形锋锐之意瞬间绽射开来,令人头皮发麻,莫名生出强烈的压迫感。

  箭犹在弦,便已彰显出一股莫可撄锋之势了!

  “这是……神术?”

  “好凌厉的箭意,似能破开一切,具有怒诣天穹的恐怖威压,这是什么神术?”

  “这枚能量箭矢似蕴含着无比磅礴的涛天伟力,有修为气息,有气血之力,甚至还有淡淡的生……”

  “天啊,龙轩疯了不成?这种神术虽然威能令人侧目,但代价也未免太大了,射出这一箭后,他还能稳稳地站立吗?”

  四周,诸多强者惊异纷纷出声,有的人惊呼,有的人低语,传入赵枫的耳,却无法将他的心神撼动分毫。

  这一箭,确实汲取了他体内大量的修为之力,甚至就连生都有少许注入,但而今的赵枫早已远非昔日可比了,短短的时间内,在经历过两次超过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实力提升后,他的底蕴已极其强大。

  虽然仍旧无法将陨天弓神术的最强威能施展出来,但一箭射出时,自身消耗的程度,却已完全能够随心所欲地控制了。

  这一箭,他并未倾尽全力,修为之力倾注了八成左右,精神力量同样如此,此外就是少量的肉身气血之力,以及更为微弱的生命力。

  后者似对这一神术有着画龙点睛的神异效果,为它赋予了生命,一箭射出,仿若血肉相连般,如臂使指,例无虚发!

  “咻!”

  随着赵枫右的捏箭指一松,已然拉至满弓的能量箭矢瞬间呼啸而去,激起一道尖利无比的破空之声,似瞬移般,直接到了上方的天际高空,摧枯拉朽,扎入那道百丈之巨的修为巨掌掌心。

  “轰!”

  修为巨掌毫无悬念地陡然炸开,那疑似天乾子分身的蓝袍青年张嘴喷出一道血箭,顷刻面若金纸,摇摇欲倒,反噬之下,已然受了重创,战力全无。

  一切远未结束!

  伴着蓝袍青年修为巨掌的轰然炸开,透掌而过的金色能量箭矢如同最迅疾的流星划空而过,锋锐之势半分未颓,瞬间又扎入了天际更高处的那篷滚涌雷云之。

  紧接着便是一道道更为猛烈的炸响之声传来,响彻不休,整座巨峰似都轻晃了几下,天际高空那层以十绝第六宫护宗大阵无上阵威凝显出的滚滚雷云天幕,竟彻底地被洞穿了,一个直径在千丈左右的窟窿显现,如同苍穹崩了一道缺口。

  一箭崩天!

  这一幕震惊了所有人,甚至就连天乾子和来自第二宇宙联邦异族,有着乾坤境修为的无上大能银袍老者与绿发大汉,都条件反射般地张大了嘴巴,微微翘首仰望苍穹,脸上写满了震惊。

  这一箭轰然射出时,他们清晰地感应到了赵枫体内修为实力的变化,原本充盈鼓荡的修为之力,瞬间去了十之**,可即便如此,他毕竟只是一位初入星空第八境,仅才黑洞一阶的存在而已,即便体力的修为完全倾泄,也绝无可能拥有如此骇人的恐怖威能。

  便是乾坤境的无上大能,要想一击轰裂十绝第六宫的护宗大阵,也需全力出才行!

  “好诡异的神术!不但能将一身修为瞬间汲聚压缩,凝为一枚箭矢作绝杀一击,竟还有无形的增幅之效,威能大增,这是远超自身修为的搏命一击,已具底蕴段的资格。”

  “不错,确实太惊人了,黑洞境的修为悍然一击,竟有着近乎乾坤大能的效果,威力至少被增幅了数百倍,太过惊人!”

  震惊,银袍老者和绿发大汉发出惊呼之声,眸甚至都有艳羡之色了,这一箭的威力实在惊艳,若能掌握在,以他们乾坤境的大能修为,不但同境能无敌碾压,甚至连超越乾坤境的星空十六境强者,也能力战斩杀了。

  “果然不愧是皇朝后辈第一人,着实有些段,可惜,这门神术虽然惊艳,威能恐怖,但却如同破沉舟,一箭射出,你已再无续战之力了!”

  远处,天乾子仍旧置身于峰巅边缘的护宗大阵滚滚威压浓雾之,身形时隐时现,眸同样有一抹贪婪之色闪过,说话间似已有了决断,话语之声犹还未落,竟陡然出:“敢毁本尊护宗大阵,今日饶你不得!定要镇压!”

  “轰!”

  雷鸣之声轰然乍起,天乾子身形未动,仅只微微抬,虚空捏印,一道千丈大小的神术爪印便已凭空显现,如笼囚一般笼罩了赵枫周身,迅速合拢。

  这分明是打算趁着银袍老者和绿发大汉猝不及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将赵枫掳了再说。

  除却心头大恨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目的,怕是盯上了赵枫的陨天弓神术,欲要抢在犹未决断的银袍老者与绿发大汉之前,逼问到。

  “不嫌吃相太难看了吗?为了得到本皇子的陨天弓神术,竟连乾坤大能的脸面都不要了!”

  赵枫冷笑,全然无惧,说话间眸光顷刻幽冷,语声陡厉:“既然连乾坤大能都不要脸了,本皇子还有什么好顾虑的?一切皆为你咎由自取,回头可莫要追责于我,十绝第六宫今日大劫,拜你所赐!”

  话语方出,四周惊呼一片。

  什么情况?

  还有更强悍的段不成?

  竟叫嚣着今日要劫临十绝第六宫……